宁波检企共同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情况

  阅读次数: 8013   来源:管委会办公室

  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

  宁波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根据国家质检总局的战略部署,在宁波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始终牢牢秉持“把关与服务”的核心理念,以保国安民为已任、以服务外贸经济为主线,推动宁波开放型经济转型取得新发展。入世十年来,在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方面,我们与宁波市相关政府部门、企业以及行业协会共同努力,实现了从“狼来了”到“与狼共舞”的良好局面。

  一、宁波企业受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影响情况

  技术性贸易措施主要是指世界贸易组织《技术性贸易壁垒(TBT)协定》和《实施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SPS)协定》所管辖的各种形式的非关税壁垒措施。通常是进口国在实施进口贸易管制时,以维护国家安全、保护人类健康和安全、保护动植物的生命和健康、保护环境、保证产品质量、防止欺诈行为为理由,通过制定颁布法律、法令、条例、规定,依靠严格的技术标准,通过认证、检验、注册、监督等制度,来提高进口产品市场准入的技术门槛,最终达到限制进口的目的。因此,技术性贸易措施在实践中会对商品国际间的自由流动产生影响。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发展,加上WTO规则的有关限制,关税税率越来越低,传统的非关税壁垒也逐步减少,因此,新型的、更灵活、更隐蔽的技术性贸易措施渐渐成为越来越多的国家进行贸易保护的主要手段。从我局多年的研究跟踪,以及从2007年以来每年开展全市出口企业受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影响调查的数据显示,宁波出口企业受技术性贸易措施影响呈现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一是影响越来越大。技术性贸易措施对宁波出口影响越来越大,对宁波主要依赖劳动密集型、低技术含量产品的出口结构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数据显示,宁波出口企业受影响的比例一直呈上升趋势,从2007年的30.74%增长到了2011年的55.10%。由此产生的经济损失也一直居高不下,2011年,全市出口企业因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蒙受的直接损失总额达22.03亿美元,占当年宁波外贸出口额的3.62%。

  二是范围越来越广。宁波出口产品中,从最早的农产品、食品、纺织服装,到后来的家电产品、儿童玩具、木制产品、橡胶塑料用品、化工品、交通工具,都已不同程度地遭受到了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影响,呈现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高新技术产业延伸的趋势。宁波市受调查的七大行业2011年受影响比例,机电仪器行业达69.05%,居七大行业之首,纸木非金属和轻工玩具行业的受影响率分别占63.16%和60.22%,橡胶塑料、纺织服装、化矿金属、农食产品行业分别为54.32%、49.41%、43.14%和40.91%。

  三是产业链越拉越长。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系统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单一的产品标准往往被纳入到整个体系中实施,产业链越拉越长。如欧盟ErP指令(原EuP指令)涵盖了所有与能耗相关的产品;欧盟REACH法规,将约3万种化工产品和其下游的纺织、轻工、制药等500多万种制成品全部纳入注册、评估、许可3个管理监控系统;美国、加拿大的消费品安全法案,明确从生产到销售、追溯、检测、通报、召回、处罚等一系列规定。这些措施都对宁波产品出口造成了重大冲击,同时也对企业的生产理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四是参与国家越来越多。2008年以前,发展中国家出台的技术性贸易措施还非常有限,对宁波出口的影响也不明显,2009年以后,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措施不仅在通报数量上占到7成以上,其标准也紧跟发达国家,越来越严格。如2011年宁波对巴西出口额只占出口总量的2.5%,而巴西技术性贸易措施对宁波企业造成的直接损失却占全部损失的7.75%,同时巴西、沙特、俄罗斯等国的强制性认证,已让宁波的家电产品出口企业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五是节能、环保、低碳成主题。近年来,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把节能、环保、低碳放在了首要位置,并以此为理由,制订各种技术措施,这些技术措施不仅很难提出异议,而且应对起来相对困难。如欧盟要求木制品提供合法采伐证明,已使宁海地区输欧企业从几年前的9家缩减到现在的3家,奉化一些小微木制品出口企业退出欧盟市场,甚至有不少企业闭门歇业;美国限量复合木制品中甲醛等法规,导致2011年宁波木制品行业受影响比例猛增至63.16%。

  六是私营标准和自愿性标准影响日渐扩大。由行业组织、零售商等非政府组织,如沃尔玛、家乐福、乐购、宜家等,他们制定并实施的私营标准及相应认证活动,比其所在国官方标准更加严格,已使宁波不少出口企业为之付出了昂贵的认证费、验厂费和检测费,有的甚至每年高达数百万元人民币。同时,一些第三方认证机构所采用的自愿性标准,也对官方技术性贸易措施产生了导向作用。如德国的GS认证已经成为相关产品出口德国乃至欧盟市场的重要条件,其认证下的PAHs(多环芳烃)限制标准,已成为2011年欧盟REACH法规扩大PAHs限制草案的先行版。

  二、宁波企业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情况

  技术性贸易措施是一把双刃剑,在对宁波产品出口造成影响的同时,其倒逼机制也给宁波的企业带来了一系列的变化:

  一是理念的变化。2003年,欧盟RoHS和WEEE绿色双指令正式颁布,对于一直以大、小家电出口为优势的宁波企业来说,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企业一时手足无措;2005年日本宣布将实施“肯定列表制度”时,宁波食品、农产品行业一片哗然,很多企业表示苛刻的技术标准将使宁波农产品、食品出口日本受到重创;2008年欧盟EuP指令的全周期概念更让企业不知从何着手应对。企业更多地是把希望寄托于政府部门,希望政府部门能牵头组织应对。但经过几年的打拼和历练,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从当年“狼来了”的担惊受怕转变到现在的坦然接受,主动迎战。调查显示,2011年已有72.55%的宁波企业面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能“主动加强管理,自主创新,提高产品竞争力”,比2006年29.91%的全国平均水平提高了1.43倍。

  二是产品质量方面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宁波企业认识到对待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不能一味也回避,而应采取积极措施,提高企业管理水平,提高产品质量,主动迎战从容应对。如今,宁波出口产品的质量大幅度提高,其中机电产品出口不合格率已成2001年的4%下降至2011年的0.25%,液晶显示板等高新技术产品出口逐年增加,出口比例已占10%左右,2635家企业获我局信用等级A类企业,占19.59%,31家企业被授予“全国进出口质量诚信企业”荣誉称号。宁波已成为全国有名的小家电、针织服装、文具、气动元件、汽车零部件等产品的重要生产、出口基地,2011年全市出口突破600亿美元,是十年前的10倍。不少产品形式已从型式雷同、功能单一,向独具特色、拥有自主品牌、拥有专利发展,企业也经历了创建品牌、技术革新、转型升级等一系列的升华与变迁。更有一些企业充分利用了技术性贸易措施的高门槛,成功地从同行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领头羊和出口创汇的佼佼者。

  三是社会责任方面的变化。受国外进口商或认证机构验厂或认证的影响,宁波企业在生产中更加重视对人权的尊重、环境的保护,以及对社会的贡献。调查中发现,80%以上宁波大型企业文化氛围浓厚,有的创建了本行业产品的博物馆,有的建立了700多平米的党员服务中心,员工待遇优厚、安居乐业。同时,宁波的一些龙头企业在环境保护方面愿做表率,重视科研利用和开发,率先运用污染小、毒性低的新材料和新技术,最大限度地减少环境污染。

  四是争取权益方面的变化。入世十年来,宁波的企业已经从忍气吞声转变为敢于为自己的正当权益鼎立维权,如打火机行业协会,为了修正欧盟的CR法案,不惜远赴异国他乡进行谈判,让欧盟基本接受修正意见,多次推迟对实施CR法案的投票表决。从我局组织的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进行评议情况来看,宁波出口企业参与评议的积极性很高,已经就欧美能效新规、灯具、欧盟米制品转基因限制、韩国自行车和CR法案等技术性贸易措施提出了针对性的评议意见,有力地表达了宁波企业的声音。评议意见得到了国家质检总局的充分肯定,并已决定在宁波建立技术性贸易措施通报评议综合服务平台和专业评议基地,在机动车辆零部件、打火机、电动工具、文具、纺织服装、小家电、危险化学品、食品接触材料等领域制修订标准时,充分听取宁波企业的意见。

  三、我局帮扶企业应对技术性贸易措施所做工作

  把关和服务一直是检验检疫部门最核心的职责。我局除对出口产品加强监管,有效地提高宁波出口产品质量,维护宁波制造的声誉外,还在帮扶企业应对技术性贸易措施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一是建立“三主三层”的应对机制。在全国质检系统内率先成立专门的WTO机构,有序开展了一系列应对工作,建立了“企业做主力、协会做主体、政府部门做主导”的三主应对机构机制。在企业中,通过2008年百家龙头企业联络员制度,2009年“千家企业千个WTO信息直通点(监测点)工程”(即“千点工程”),充分调动广大企业积极参与并应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积极性;在行业协会中,充分发挥其辐射力和组织协调力,积极支持和配合其开展各类培训、座谈和评议;在政府部门之间,与宁波市外经贸局、农业局、海洋与渔业局等单位都建立了合作机制,在信息支持、专项应对、企业帮扶和培训方面,开展了广阔的交流和协作,大大扩充了全市应对技术措施的力量。同时,全方位建立应对网络,发展以专职人员和受聘专家为核心层、各业务部门技术骨干为紧密层、企业和行业协会专家及联络员为支撑层的“三层”立体专家库机制。目前已有受聘专家74人。

  二是形成“一网两报一工程”信息服务品牌,向政府和行业、企业通报质量安全状况和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引起政府高度重视,受到企业普遍欢迎。“WTO检验检疫信息网”已成为泛长三角地区检验检疫部门发布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的首要平台,得到宁波市70%以上的外贸企业关注。《进出口商品质量安全状况季报》成为宁波市各级政府决策的重要参考,每周一期的《技术性贸易措施最新通报》为企业集中收集不同行业的国外最新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并通过“千点工程”直接发送到4000多家企业,与企业之间搭建了及时沟通的桥梁。同时,每年通过新闻媒体,对外发布的技术措施分析文章近1000篇次,起到较好的预警作用。

  三是扎实开展“调、培、研”等应对工作,2007年以来每年对全市500多家出口企业受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影响的综合大调查,并针对一些重要的单项措施如日本肯定列表制度、欧盟ErP指令、REACH法规、新玩具指令等,开展针对性调查,深入了解企业现状和困难,为开展针对性的服务奠定基础。十年来针对国外最新出台的新法规新标准开展上千次培训,如在应对日本“肯定列表制度”中,在全市范围进行了历时2个多月的巡回宣讲和针对性的培训,把培训会开到了田间地头,直接受众2000多人,取得了广泛的社会赞誉;针对欧盟能效法规、REACH法规、美国玩具新要求等近年来的新措施,精心组织了上百次培训,有效地提高了企业的应对能力。另外,加强对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研究,翻译整理《欧盟食品接触材料法规与指南》,编译《澳大利亚进口再造木制品、竹木草制品的检疫要求》、《REACH导航员指南》,编印《各国木制品相关法规标准资料汇编》、《玩具国际标准及主要贸易伙伴技术性贸易措施汇编》,翻译了日本、欧盟及美国等食品标准等,以及组织对200多个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通报进行评议,极大地提高了自身及企业的应对能力。

  四是技术服务助企业“与狼共舞”,充分发挥自身技术优势,刻苦钻研,力助企业突破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实现出口稳步增长。如针对日本肯定列表制度和欧美等国日益严格的农兽药残留限制,率先进行原材料基地管理,建立起了一次性可检测475种农药残留的仪器检测方法,检测能力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在日本肯定列表制度实施后的半年内,宁波食品、农产品出口日本就强势反弹,至今一直都保持着良好的增长势头;为应对欧盟打火机CR法案,我局自主研发成功全球首台重力型打火机参数测试仪,获得欧盟认可,使宁波的打火机企业在家门口就可领取欧盟市场的“通行证”,省了每款打火机至少2万美元的检测费用,现在该打火机实验室已成为亚太地区首个获欧盟、日本官方认定的海外检测机构;为应对RoHS指令,提前开发了利用原子荧光光谱法测定铅和镉的检测技术,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率先为宁波及周边地区企业出口产品测试限量物质,并提供受欧盟认可的检测证书;为应对欧盟星天牛限制措施,研发出一套“熏蒸处理+化学药剂浸泡处理+物理隔离”措施,确保宁波盆景、苗木等产品在欧盟顺利通关;2009-2010年,针对欧美不断提升的玩具安全新要求,对玩具企业供应商原材料进行符合性调查,加强检测,不仅帮助有些企业重返美国市场,使其获得了更高的市场占有率,还发挥自身优势帮助企业提高技术水平和产品标准,在全球金融危机形势下,实现宁波市出口玩具逆势增长81.79%的好成绩。同时,我局积极打造技术服务大平台,参与地方大型仪器设备资源共享平台建设,累计获18个地方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对外服务项目达30余万项。

  1、企业从哪里可以得到最新最及时的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

  答:目前,我局的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服务工作起步早,途径多,成效好,企业可以从三个主要途径及时获得这些信息。

  一是我局2007年创办的“WTO检验检疫信息网”。网站分最新动态、焦点关注、预警通报、出口指南、专题研究等栏目。网站内容直接获取自国外政府、专业机构以及其他相关网站,做到了“最新、最快、最全”。目前累计浏览量超过100万人次,日均超过1000人次,已经成为全国最重要的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来源地。

  二是“千点工程”(千家企业千个WTO信息直通点工程)。通过这个平台,我局将重要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按行业进行分类后,向该工程网络内的企业直接发送。同时,企业也可向平台输送相关信息,形成互动和共享。目前,该工程已涵盖宁波出口企业4000多家,累计已发送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8000多条。

  三是新闻媒体。对于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信息,我局会组织专家进行深度解读,重点发布,及时预警,并将分析和建议刊登在《经济参考报》、《国际商报》、《浙江日报》、《宁波日报》等中央和省市各级重要媒体上,每年发表数量超过700篇。同时,我局还受邀在《国门时报》上设有技术性贸易措施专栏,企业可给予关注。

  2、针对今年的新技术贸易措施情况,检验检疫部门会做出哪些新举措?

  答:针对近年来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呈现的几大特点(新闻发布稿里已经提到),

  一是针对目前金融危机引起贸易摩擦增多的严峻形势,针对宁波外向度高的特点,大力开展培训服务,进乡镇、进企业,广泛宣传,深入发动;

  二是深入开展外贸服务月活动、质量月活动,推行个性化服务,针对传统市场萎缩、新兴市场拓展、新兴产业发展的情况,为企业拓展市场,开发新型产品提供如国别化标准、技术研发等个性化服务;

  三是重点应对提升成效,在总局标法中心、我局和宁波市质监局的三方合作下,积极早日建成专业评议点,为我局乃至宁波全市的技术性贸易措施工作搭建一个更广阔的平台。这项工作局WTO办公室已经着手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接下来将进一步争取宁波市政府的政府扶持和资源投入。

分享到:
相关要闻

返回顶部